方舟泰克代码 www.egmcy.icu   有人來喝茶了。

  是個看著憨厚的漢子,約二十出頭,頭上裹著毛巾,穿一身短衫。

  那漢子從江雨旁邊走過直接邁入臨時的茶攤,他先是對撇頭看過來的江雨和王政尚二人憨厚地笑了笑,而后沖坐在桌邊在跟小白調情的獨孤梳雪生硬地拱了拱手問道,“這位姑娘,此處可是有免費的茶水喝?”

  “???哦哦,有的有的?!?/p>

  獨孤梳雪回過神抱著小白站了起來望了望那幾個正燒著水的水壺而后道,“呃,這茶水還未燒開,你可否先等一下?”

  那漢子瞧了瞧幾個水壺,見都熱氣騰騰快要燒好了便道,“好好好,多謝姑娘?!?/p>

  獨孤梳雪擺了擺手把裝茶點的碟子往前推了推示意他吃,同時讓他自己找位置坐,而后就又坐下繼續剝瓜子給小白吃。

  那漢子道了謝,就近坐下了看著旁邊一個火爐靜靜等待。

  江雨行了過來從碟子里抓了一大把瓜子干果放到了那漢子面前,漢子有些驚了,連忙站起身來擺手,“不用不用……”

  “請你吃,一個漢子矯情什么?!?/p>

  江雨冷聲又把那堆果子往他面前推了推,那漢子猶豫了一下,而后便又是生硬地沖江雨拱手道,“多謝這位公子?!?/p>

  江雨回了禮看了看他拱手的手勢問道,“怎么,不習慣行禮?”

  漢子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忙道,“公子莫怪,小的在家種地,不常與人打交道。這次按照往年的習慣應是我兄長過來幫忙,但他上次手摔傷了還沒好利索,此次小的便代為過來了?!?/p>

  “什么小的小的,”江雨坐下來拿過一撮瓜子剝開一粒吃了道,“你不是誰的下人,跟其他任何人都不應自稱小的,否則白白跌了自己的身價?!?/p>

  “小的……”見江雨抬頭看了過來,他忙改口道,“我哪有什么身價,不過一個農夫而已?!?/p>

  “讀過書?”

  “讀過一兩本?!?/p>

  “身體可還好?”

  “家兄愛護,吃得多,身體比家兄家父都厚實?!?/p>

  江雨點了點頭便道,“這不就是你的身價么?!?/p>

  漢子有些愣了,王政尚倒是立在一邊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

  江雨看了一眼王政尚道,“你坐啊,站著干嘛?”

  “???哦哦?!?/p>

  王政尚回過神,忙坐了下來。江雨起身去到板車那里去了個碟子裝了一碟瓜子干果過來放在桌央,“都吃?!?/p>

  王政尚拿了把瓜子,那漢子沒拿,還把自己面前那一堆瓜子等握攏了想放進碟子里,江雨便道,“你放回來干嘛?家里有小孩的吧,等會帶回去給小孩吃?!?/p>

  那漢子遲疑了一下便停了手,而后又朝江雨拱手道,“那小……我便多謝小公子了?!?/p>

  聽得那漢子稱呼了江雨一聲小公子,王政尚撇頭看著江雨怔了怔,而后忙低頭不知在想些什么。

  更T新y最☆快XB上酷匠P網G_0(d

  “你村子里讀過書的人多嗎?”

  江雨在問那漢子,漢子放下剛剛拿起的一粒瓜子搖頭道,“也就三兩個。家兄個家父都不曾入過學,小……我是因家兄家父愛護,小時不常務農,所以常有空去私塾偷聽,也便算讀過兩本書識了些字?!?/p>

  “既然識了些字,怎么不去找家商鋪做個伙計?總好過種田吧?”

  漢子沒說話,王政尚回答了原因,“小郎君有所不知,這店鋪伙計所說也是個下等職位,但每月也有個數百錢的功計,稍微勤快的伙計每月都能領到半兩銀子的工錢,許多貧……許多佃戶都搶著把自家孩子送進去做工,但數量有限,所以……”

  王政尚沒再說下去,不過這后話都明白,數量有限,那就是有門路的得,沒法子的在門外了。

  “你可想去店鋪做工?”

  漢子搖了搖頭,有些心灰地道,“先前家父曾托關系送我在一家當鋪做過活計,但因我有些愚笨,總是記錯東西,因而只待了兩日便被退回來了。公子好意,小的心領了,但小的實在愚笨,就不過去添麻煩了?!?/p>

  江雨撇眼看了下王政尚,王政尚忙問那漢子,“你只需說你可愿來?”

  那漢子沉默了一會兒,扭捏著點了點頭,“那多謝……”

  江雨擺手,“你別謝我,謝他,他有鋪子,我沒有?!?/p>

  那漢子愣了下,但還是同江雨道了謝,而后才忙朝王政尚作揖一拜,“謝謝?!?/p>

  “你叫什么名字?”

  王政尚問那漢子名姓,漢子忙道,“小的姓王名道?!?/p>

  “喲,同我還是本家?!?/p>

  王政尚笑了笑,江雨有些愕然,“王道?你父親怎么會給你取這么個名字?”

  聽江雨一說,王政尚也反應過來了,也是極其詫異地看向那漢子。

  王道撓了撓頭道,“不是家父取得,小的名字是出生時路過的一個赤腳先生取的?!?/p>

  赤腳先生指的是走山算命的道士,有些類似于苦行化緣的僧人。

  “你怎么又是小的小的,說了你不是誰的小人,用不著自稱小的?!?/p>

  江雨罵了句,王道忙應了聲,“是,小……我記住了?!?/p>

  江雨點了點看了眼桃林那邊忙活的人群后看著唯唯諾諾的王道問道,“那邊的茶水喝完了?”

  “喝完了,我從窖里出來想尋水喝,不承想那邊的兩個水壺已經喝盡了,那邊正在盛水燒。本想就著井水喝的,但聽人說這邊有人布個茶攤,有免費的茶水可以喝,所以我便過來了?!?/p>

  “你在酒窖里做什么?”

  疑問的是王政尚,王道回道,“挖泥!酒窖里的黃泥需挖一層出來,然后攪拌些新的黃泥進去?!?/p>

  水燒開了,壺嘴上的蓋子噗噗噗地被熱氣吹起來。

  王道起身想忙活,江雨揮手示意他坐下,而后自己去拿了毛巾把水壺提了起來,王政尚拿了碗也遞給了王道一個,二人端著碗讓江雨倒了半碗水。

  放了茶葉,水色泛黃,還有幾片茶葉在里頭沉浮。

  王道端起吹了吹便輕輕抿了一點,然后被燙的呼了下嘴。

  江雨接過王政尚遞來的碗給自己倒了一碗坐下問道,“可曾娶妻?”

  “家父曾托媒人介紹過一個,不過女方嫌我木板,未曾答應?!?/p>

  苦命的娃。

  江雨和王政尚兩人對視了一眼,都有些同情王道的遭遇。

  識了字讀過兩本書,說運氣好吧可偏偏卻也只落得個在家種地的命,討個媳婦還不被人家看起。

  “女人如……”

  反應過來獨孤梳雪還在旁邊,王政尚忙改口道,“女人而已,早晚會有的,你來我鋪里,只需勤勉,到時若是想娶親,我幫你物色?!?/p>

  王政尚說要給王道討老婆,王道忙起身道謝,看著極是感動。

  二人又問了王道些家境,其父其兄長的情況也都獲知了一些。聊了小半刻,茶水溫度也降了些,王道端起一口喝完了便起身答謝江雨二人,“那邊事情還沒忙完,我便先行告退了?!?/p>

  江雨點了點頭,“晚點離去的時候你記得過來一趟?!?/p>

  王道看了眼王政尚便應了一聲,而后轉身又忙跑去人堆里了。

  看著王道的身影去到人堆里不見了蹤影,王政尚看向江雨問道,“小郎君怎會對此人這般上心?”

  “看他有眼緣?!?/p>

  江雨喝了口茶擱下碗看著碗里漂浮的幾片茶葉一會兒又道,“老實人可以不被重用,但一定不要埋汰?!?/p>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