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泰克代码 www.egmcy.icu “你突破了?”

察覺到秦安的修為氣息較之前有了明顯增強,拓馨既驚又喜地問道。一直以來,她都覺得自己的進境之速堪稱奇跡,沒想到見過秦安之后,她才知曉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與秦安相比起來,她引以為傲的進境之速,也只能算勉強及格罷了。

“是啊,又突破了一重!”

秦安毫無情緒波瀾的道,看起來對修為的進境并無太多感觸。

但這話聽在拓馨耳里就變了味道,她還以為秦安不滿意這樣的進境速度,半個月突破一重,而且還是在尊境內進境,這樣的進境速度若是還不滿意的話,那別人干脆直接自殺算了。

要知道,她進境最快的一次是一個月內突破一重修為,但那是圣境期間,與秦安于尊境突破根本沒有絲毫可比性。

拓馨嘟了嘟嘴,覺得這個家伙就是在故意激人。

其實她哪里知道,秦安對于修為進境不在意的原因,是因為他雷道方面和雷種的蛻變,完全不是晉升四重武尊可以比擬的。

相比于雷種蛻變雷道造詣加深,修為晉升一重對現在的秦安而言影響并不大,他是沉浸在雷種的蛻變之中,根本沒有拓馨所想的刺激他人的意思。

  酷|匠}e網n唯一\y正版R{,}其n他‘都ET是盜版》…0$z

“對了,天雷珠你收好了!”

秦安將天雷珠完璧歸趙,又道:“一月之后,我要在第六天域召集各地同盟加入聯院,屆時,還請拓姑娘一定要帶著雷族之修到??!”

現如今十方天域中,除去圣戰新軍和百戰聯院這兩股最強的勢力外,還有數以千計的大大小小的同盟勢力在抗衡天妖萬族。

秦安覺得,是時候將這些同盟勢力召集起來一同抗敵了。

其實這樣的想法他早就有了,只是一直苦于沒有機會,也沒有更多的說服力來邀請這些同盟勢力。而今,他帶領聯院在雷明山取得大捷,這無疑是最合適的邀請理由。

至少,他已經讓外界同盟看到了聯院有抗衡天妖萬族的實力,他只需要發出邀請,至于這些同盟勢力到不到,那就全看他們自己思量了。

“放心吧我的大統帥,別人可能會缺場,我們雷族一定不會!”

拓馨上前接過天雷珠,接著和秦安來了一個臨別之擁,聰慧如她,自然聽得出來,秦安說出這番話是要離開了。

“加油!我聽爺爺說過你的事,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拿回你心上人的心臟!”

拓馨仰著螓首看向秦安,隨后緩緩撤去擁抱的雙臂,秦安在雷族做客的時間很短暫,但卻幫她度過了爺爺離開后最難過的時光。這段時光對她而言無比珍貴,恐怕此一生也不會泯忘。

她會記得,有一個人,在她最艱難的時候幫她度過?;?,并幫她將派系分裂的雷族重新凝聚起來。

“第六天域見!”

秦安對拓馨說完,而后召出炎鸞,御空離開了雷明山。

“再見!”

看著紅光極速遠去,拓馨在原地駐足了許久,才幽幽道出兩個字,而后將擁過秦安的雙臂放在面前,感受并回味著剛剛那一擁。

這還是她第一次擁抱爺爺和九爺爺以外的異性,這一擁,給她的感覺很新奇也很特別。最重要的,她擁抱的是一個如此耀眼的絕世人杰。

十方天域中,不知有多少的天之驕女都想得到這樣的擁抱。

第六天域,回到聯院核心駐地的秦安,當即開始了召集各地同盟勢力的事宜。對于聯院成員的暴漲之勢,秦安也沒有太意外。這對他而言,完全是預料之中的事。

畢竟如今的聯院,值得任何勢力將希望托付進來。

“今天又有上千人加入聯院,我們的丹藥和資源都有些供應不及了!”

藍瓊伏在長案前計算了一會兒,而后蹙著秀眉對秦安道。曾幾何時,她苦惱的是聯院一直得不到壯大,而現在聯院每日都在呈現上升趨勢,她的苦惱又變成了丹藥和資源的供應方面。

“煉丹公會和丹王閣的丹藥都被圣戰新軍強制收取,即便有心提供給我們,也恐怕拿不出多少來!”藍瓊揉著太陽穴說道,這些天她派人去往各地的煉丹公會以及丹王閣,兩大丹藥勢力是愿意提供丹藥給百戰聯院,可在圣戰新軍的強制收取之下,他們實在拿不出更多了,心有余而力不足。

“你重點考慮一下資源的事,丹藥方面,我來解決!”

秦安手指敲擊著長案,他離開學院前曾交給白幽幽一項重要任務,現在,也到了校驗成果的時候了。

“你來解決?你有更好的辦法嗎?”

藍瓊整理一下秀發,而后趁著沒人的空當來到秦安身后,伸開雙臂,將這個已經成為她生命重心的男子擁入到懷中。

“當然,你就等著看吧!”

感受著身后的芬芳,秦安很是篤定的說道。

這倒不是他對白幽幽的盲目信任,而是覺得,三年時間,白幽幽完全可以將一家丹鋪做大。大衍丹鋪,同樣是他說服眾多同盟勢力的關鍵。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藍瓊輕輕道了一句,而后臉頰貼著秦安,閉上眼睛靜靜享受這美好的一刻,與秦安相識以來,也只有在木族度過些許靜謐時光,但那個時候,秦安更多是處于昏睡當中,說起來,他們成為道侶后,還沒有真正意義上享受過獨屬二人的道侶時光。

“對了,這一次召集同盟勢力,老祖他們會來的吧!”

秦安握著藍瓊的手問道,雷族和木族這等頂尖巨族加入聯院,一定會為各地同盟勢力起到表率。屆時就算有一些勢力會猶疑,恐怕也會效仿這兩族。

“會來的,老祖已經跟我表過態了,再說了,木族不支持聯院,還能去支持誰呀?難道還去支持那個沽名釣譽的天皓不成?”

藍瓊頗為氣郁的道,一說起天皓,她的氣就不打一處來,曾幾何時,天皓也是木族擁護的劍帝,但圣戰開啟以后,此人一次次的卑劣作為,已經磨滅了木族的擁護之心。

  微信搜“酷匠好書”,關注后發作品名稱,免費閱讀正版全文!更新最快!